首页|中青湖北|要闻|专稿|视界|报料台|监督|楚评|金融|房产|汽车|旅游|健康|书画|教育|科技|娱乐|体育|校园
湖北省未成年人安全自护教育现状及建议
发稿时间:2015-06-22 11:53:58 来源:共青团湖北省委
投稿邮箱:youthhb@qq.com
   

我国现有未成年人近4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3。未成年人是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未来。自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颁布实施以来,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给予未成年人大量关注,不断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安全状况的重视程度和保护力度,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也日益复杂,未成年人受伤害事件也时有发生。种种迹象表明,各类针对未成年人的伤害事件已成为危及未成人健康成长的重大因素。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意外伤害已成为未成年人的第一死因。卫生部颁布的资料显示,占总数26.1%的中国未成年人死亡原因为意外伤害,未成年人伤害在调查人群中总发生率为16.5%,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7%一10%的速度递增。未成年人各种意外伤害事故,不仅给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留下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和阴影,同时也给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给学校工作带来了不可回避的难题,而且为社会为国家带来不可估量的隐患和严重的后果。

相对于成年人来说,一旦未成年人个体受到侵害,未成年人更难恢复到未受侵害前的状态。据此课题组以湖北省未成年人自我教育为切入点,直面当前未成年人自护教育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在构建未成年人自护教育评估体系的基础上,提出解决和改善当前困境的现实路径,为全省未成年人学会保存个体生命、提高自我防范能力、自我救护能力和自我调整能力提供指导与借鉴。

一、未成年人相关概念界定及基本理论

(一)未成年人的涵义和特征

未成年人由于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较弱,因此全社会更应该关心、关爱未成年人。课题组试图结合未成年人自护现状,从未成年人受教育状况、未成年人监护状况等两个方面界定与未成年人有关概念的内涵和群体特征。基于我国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我国成年与未成年的年龄界限是18周岁,因此本研究对于成年与未成年的年龄分类标准选取在18周岁以下。由于0-3岁处于婴幼儿期,基本处于监护人监管比较得力的时期,此阶段的未成年人不属于本次调研的重点。本次调研的重点是学龄阶段的未成年人,即4-18周岁的未成年人。

1.未成年人受教育程度划分

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义务教育,但是也有一些儿童、少年因为离家出走、被拐卖等原因导致了辍学。基于此,按照未成年人的受教育程度一般可以将未成年人分为:学龄前儿童、小学适龄儿童、初中生、高中生、辍学生。一般来说小学适龄儿童、初中生、辍学生遭受意外伤害的概率要大于学龄前儿童和高中生。学龄前儿童意外伤害概率小的原因是因为监护到位,高中生意外伤害概率小的原因是因为自身生理发育逐渐健全。

2.未成年人监护状况分类

现代意义上的监护一般指为了保障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的权益,设定专人监督其行为、保护其财产的一项制度。基于未成年人监护状况来对未成年人进行分类可以分为:父母监护未成年人、隔代监护未成年人、指定监护未成年人、无人监护未成年人。一般来说,父母监护未成年人比隔代监护未成年人安全系数要高,无人监护未成年人安全基本上没有保障。

(二)未成年人自护教育的涵义及主要内容

自我救护( 以下简称“自护”) 是指人类在生存、繁衍和发展的历程中,在生活、生产实践的过程中遭遇危机时为保障人类自身安全、克服危机产生伤害所形成的自救和救护他人、保护自己和保护他人的一种本能的安全生存意识、技能、手段和方法。

基于此,课题组认为对未成年人的自护教育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从宏观的角度来说,应该包括对未成年人进行自我保护的意识教育和自救能力的培养两个方面的内容;站在中观的角度,对未成年人的自护教育要包括自救意识和能力、救护他人的意识和能力、保护自己的意识和能力、保护他人的意识和能力等方面的内容;从微观角度来看,课题组借鉴美国、日本等国将未成年人自护教育纳入危机教育体系的成熟作法,将自然危机教育、社会危机教育、个人危机教育等等意识和能力教育作为主要自护教育内容。

未成年人由于所处的环境与个体差异,掌握的自护知识与自护能力也有差异。因此课题组认为自护教育应该是有梯度、有层次的,自护教育可以分为初级自护教育、中级自护教育、高级自护教育。初级自护教育应该主要是使未成年人具有基础的自护意识和能力,一般适合3-12周岁左右未成年人;中级自护教育应该能使未成年人具有一般的自护意识和能力,能处理、规避常见的意外伤害一般适合13-16周岁的未成年人;高级自护教育应该是使未成人具有高级自护意识与能力,不单能自行处理复杂的意外伤害事件、规避意外伤害风险,还能救助他人。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我国一定时期的独生子女政策,并且长期以来重应试教育、轻素质教育,未成年人身心发展失衡的事件有所增加。因此,课题组认为身心健康特别是心理健康也应该纳入未成年人自护教育的范畴。

(三)意外伤害的涵义及未成年人多发伤害种类划分

本次调研课题组按照未成年人侵害事件发生地点来分类,主要分为以下五类:1、家庭安全类主要是发生在家庭里的伤害事件,例如煤气泄漏、家庭火灾等;2、校园安全类主要是发在校园内的伤害事件,例如校园暴力、集会踩踏等;3、户外安全类主要是发生在野外或郊外的伤害事件,例如意外溺水、动物伤害等;4、网络安全类主要是发生在网络虚拟空间的伤害事件,例如网络诈骗、网络色情等;5、公共场所安全类主要是指发生在公共场所的伤害事件,例如绑架、勒索、拐卖等。同时将未成年人身心发展失衡作为一种伤害类别,予以重点关注。

二、湖北省未成年人自护教育现状评估喜忧参半

(一)评估路径与方法

在相关文献查询和学习的基础上,课题组征求专家和一线工作人员的意见,普遍认为对于未成年人的自护教育工作应以自护意识构建、自护能力培养,防范体系建设和达到的自护效果为重点。因此,课题组把湖北省未成年人自护教育现状分为自护意识构建情况、自护能力培养情况,防范体系建设情况和达到的自护效果四个方面,并采用了模糊综合评价法进行评估,具体框架如下图一所示。

99

从图一可以看出,我们把未成年人自护意识构建情况、自护能力培养情况,防范体系建设情况和达到的自护效果作为评估的一级指标,其下属各种分类措施作为二级指标,每项措施实施的效果和指标的权重由调研数据来确定。

图一:未成年人自护教育体系评估框架

课题组在调研取样时遵循分层抽样和整群抽样原则,考虑到整个湖北地区未成年人的相对集中程度、经济发展情况和地理环境差异选取了武汉市、黄冈市、荆门市、荆州市、恩施州作为样本地区。在每一个样本地区的不同乡镇共投放了三类问卷,其中一号问卷由中小学生填写,在样本地区共选择了6所学校(包括2所小学、2所初中、2所高中),在样本学校以班级为单位进行整群抽样;二号问卷由幼儿园小朋友和家长一起填写,由于样本年龄偏小,出现了大量废卷,课题组最终未予采纳。三号问卷由对教师和一线的各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代表填写。同时我们还对教师和一线的各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进行了访谈和问卷调查。课题组对样本地区发放学生问卷总数1886份,回收问卷1886份,有效问卷为1808份,有效回收率为95.86%;发放给一线工作人员问卷为200份,回收问卷195份,有效问卷195份,有效回收率97.5%。运用座谈、小组访谈和个别访谈等方式,课题组分别对样本县(市)的教育局领导、学校的行政领导、教师和学生进行了30多人次的座谈和访谈。

(二)调研数据与资料分析

1.评估样本的基本情况分析

抽样所得的未成年人的基本情况见表1。通过对有效问卷的分析,我们发现77.3%的未成年人是与父母一起生活或者与父母一方一起生活的(与父母一起生活为67.5%,与父母一方一起生活为9.8%)。不与父母一起生活的原因当中15.4%的是因为父母外出打工。生活在大中小城市当中的未成年人占到问卷调研的72.8%(大中型城市为35.2%、县一级城市为37.6%)。

表一:评估样本基本情况

性别

比例

合计

929

51.4%

879

48.6%

1808

独生子女比例

合计

1100

60.8%

708

39.2%

1808

年龄

结构

6岁以下

6-10岁(含6)

10-14岁(含10)

14-18岁(含14)

合计

8

0.4%

112

6.2%

947

52.4%

741

41%

1808

就读

年级

小学1-3年级

小学4-6年级

初中

高中

合计

32

1.8%

449

24.8%

656

36.3%

671

37.1%

1808

2.未成年人个体自护意识构建状况总体堪忧

调查结果显示与父母一起生活或者与父母一方一起生活的未成年人自护意识相对较好,未与父母一起生活的未成年人的自护意识则较弱;生活以及教育水平较高的大中小城市未成年人的自护意识构建情况和自护能力培养状况都要明显好于生活在乡镇农村的未成年人。

在有关导致未成年人意外伤害的原因调查中,68.8%的未成年人认为是由于个人安全意识淡漠所导致的;12.3%的人认为是由于自己以前没有机会接受这样的教育和锻炼;4.9%的人认为是社会学校不够重视;也有4.3%的人认为是监护人监管不到位;还有9.7%的人选择“其他原因”,详见表二。

表二:未成年人意外伤害各原因所占比例

男生

女生

合计

安全意识淡薄

64.1%

72.7%

68.8%

没有机会接受自护教育锻炼

13.8%

11.0%

12.3%

社会、学校不够重视

6.0%

3.7%

4.9%

监管人监管不到位

5.0%

4.0%

4.3%

其他

11.1%

8.6%

9.7%

合计

100%

100%

100%

关于未成年人应急自救能力的调查显示,选择身边同学具有较高的自救能力,能处理各种紧急情况的比例为28.4% ,选择身边的同学应急处理能力一般,只能处理一些紧急情况的比例为48.2%,23.4%的未成年人选择身边同学应急自救能力较低,具体数据分布如图二所示。这一切都表明:未成年人的意外伤害与自身关系较大;未成年人的安全意识与自救能力都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图二:未成年人自护能力程度示意图

98

课题组通过比较还分析了未成年人对不同类型伤害的自我保护情况及防范意识的缺失情况,自护意识较好的前四项是陌生人犯罪预警意识、不良恶习沾染意识、电器安全使用意识、避灾避险意识。缺失严重情况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疾病防治自护意识、交通安全自护意识、信息过滤自护意识、青春期生理自护意识。

从性别来看,女生的安全意识较男生淡薄,其中排在前五位的自护意识性别差异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即知道如何在正确的前提下使用电器及燃气设备(男比女高36.9%)、知晓艾滋病、白血病等免疫系统疾病(男比女高24%)、过马路时不注重交通安全(男比女高20.7%)、能正确对待身边的暴力事件(男比女高19.8%)、辨识危险标志(男比女高18.2%)。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女性未成年人自护意识要明显弱于男性,社会、学校以及家庭更需要关注女生,加强对女生的安全意识和自护能力教育。

随着年龄增长,未成年人的自护意识总体上逐渐增强。分析未成年人年龄分段差异,从自护意识缺失最严重的五项来看:关于正确认识艾滋病、白血病等免疫系统疾病的意识随年龄增大而减少,由10岁以下的68.1%的缺失率降低到14岁以上的47%,但整体上仍高达51.7%;主动屏蔽不法信息的意识在随年龄增大减少,但仍然有高达55.4%的10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能主动屏蔽不法信息;通过合适途径发泄心中不满的未成年人随年龄增大而增大,但仍有30.2%的14岁以上未成年人不能做到;安全使用电器的防范意识也是随年龄增大而增大,但14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中还有22.4%的人没有电气设备使用的安全意识。只有第五项即出入营业性舞厅、网吧、酒吧的情况是随年龄增大逐渐增多的,在14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中比例达28.6%。

2.未成年人个体自护能力呈现局部不平衡

对未成年人的自护能力,课题组从犯罪预警和防卫能力、疾病防治能力、青春期生理心理健康保健能力、防灾避险能力、自救互救能力五方面展开分析。

从总体看来,在犯罪预警和防卫能力培养方面,74.1%的未成年人在与陌生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会保持高度警惕;88.6%的未成年人能够准确辨识偷盗行为并做到自我保护;面对公众场合的打架斗殴行为,62.6%的未成年人会选择通知周围的治安人员,同时28.7%的未成年人会选择不动声色的离开。

在传染性疾病防治能力的培养方面,在出现流行性感冒的情况下,33.6%的未成年人会根据自身病情决定就医与否,40.3%的未成年人会首先问询父母,有7.6%的会选择放任病情;结合是否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数据对比,生病后选择自行就医的未成年人,未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比跟父母一起生活的要高30%,同样选择遵循父母意见的要低48.9%。当传染性疾病来袭时,未成年人中80.3%的会格外重视个人卫生习惯,56.1%的会注重改善饮食习惯,32.8%的选择不与陌生人接触来抵御疾病。同样,在传染性疾病来袭时,与父母一起生活的未成年人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在青春期生理心理健康教育能力培养方面,64.7%的未成年人在与他人发生矛盾内心委屈时,能够自我排解负面情绪,另有24.9%会首先向父母倾诉;当遇到烦恼时,57.4%的会选择向老师、同学或家人寻求解决办法,但同时也有22.7%选择藏在心里自己消化。值得注意的是有19.9%的未成年人会纠结于此不知所措。

在防灾避险教育能力培养方面,90.9%的未成年人明确了解如何遵守交通规则,95.1%的未成年人知晓火灾报警电话,55.9%知晓如何处理油锅起火, 65.6%的未成年人了解火场逃离的相关措施,但只有39%知晓如何处理电起火,电起火的自我保护能力亟待加强。在知晓灭火方式方面,与父母一起生活的未成年人明显了解的更多一些。关于如何在自然灾害中避险,87.4%的同学选择地震避险,由此可见我省地震避险的教育防范水平较高,但其他自然灾害的防范知识明显 匮乏。在社交避险的警惕性方面,94.8%的未成年人不会与陌生网友见面或深入了解后决定是否见面;89%的未成年人对于消极,邪教的等封建反动思想能够正确辨别,自我抵触。

在自救互救教育能力培养方面,68.8%的未成年人在发现有人溺水时能够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给予被救者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有25.4%的同时选择拨打报警电话;68.4%的未成年人能够在人流量大且拥挤的场所不抢时间不抢道注重自身安全,但也有12.7%同学会不顾安全的冒险;假如在公共场所不慎被挤倒,只有47%的未成年人选择“知道自我保护”。

3.未成年人意外伤害防范体系建设有待加强

首先是关于学校自护教育开展情况。调查显示,78.5%的未成年人所在学校有关于进行预防和应对突发事件或重大自然灾害的安全教育活动;77.9%的未成年人所在学校会定期进行安全教育讲座;61.5%以上未成年人所在的学校有与家长沟通,并多方协作进行过自护方面的教育活动; 80.2%的的未成年人所在学校校园进出有严格的规定限制。可见,学校对未成年的安全足够重视,大多数都已经采取了相关措施保护未成年人。

其次是未成年人接受来自家庭或社区的自护教育情况。调查显示65.8%的家长经常对孩子进行专门正式的自护安全教育;18.7%的家长因为疏忽而导致孩子意外伤害事故;45.6%的家庭所在社区做过预防意外伤害的安全教育宣传;24.0%的孩子接受过社会志愿者的自护教育,35.7%的家庭所在街道、社区有青少年意外伤害保护规定。可见,家庭对于未成年人的安全重视程度仍待加强,社区对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比较不够。

再次是关于未成年人接受自护教育渠道的调研情况。调查显示,有81.8%的被调查对象认为对未成年人进行安全自护教育是十分重要和必要的。其中通过学校和家长获取自我保护知识的未成年人所占比例为39.8%和19.2%;有44.3%的未成年人接受过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上的自护宣传教育。关于未成年最喜欢的教育载体和方式:52.3%的未成年人认为接受安全教育最重要的途径是学校,认为是父母、社会的比例分别是29.5%、11.2%,详情如图三所示。未成年最喜欢的三个获取自我保护知识的途径为电影放映、安全知识讲座、模拟情景剧。这组数据说明自护教育对于社会、家庭和孩子都是必不可少的。这组数据同时也反映出了巨大的矛盾:大部分未成年人知道自护教育活动的重要性,但是没有合适的途径和充分的条件接受这项教育,遭受了很多本可能避免的意外伤害事件发生。

97

97

图三:未成年人认为接受安全教育最重要的途径比例示意图

4.多发伤害种类及概率统计

(1)关于未成年人遭受意外伤害比例统计。在家庭安全中未成年所受最多的伤害及其比例分别为烫伤31.9%、食物哽噎14.0%、烧伤13.4%;在学校安全中,未成年所受最多的伤害及其比例分别为运动伤害17.8%、校园偷窃17.3%、体罚8.8%、踩踏事件7.1%;在户外安全中,未成年人所受最多的伤害及其比例为动物伤害19.3%、交通事故18.2%;在网络安全中,未成年所受最多的伤害及其比例分别为网络骚扰21.6%、网络诈骗15.3%;在公共场所中,未成年人所受最多的伤害为偷窃,比例为18.3%。可见未成年人在各个场所遭受着不同的伤害事件,安全问题随处都存在隐患。各类多发未成年人意外伤害比例如图三所示。

(2)根据对未成年人可避免伤害的调查统计和数据分析。 课题组利用统计软件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第一方面为社会伤害,主要为绑架事件,拐卖事件,猥亵事件和勒索事件等;第二方面为自然伤害,主要为洪水伤害和地震伤害;第三方面为其他因素,分别为烧伤,烫伤,火灾等。

96

图四:各类多发未成年人意外伤害比例

我们分别用1,2,3,4和5代表完全可以避免、可以避免、不确定、不可以避免和完全不可以避免5个等级,通过计算各事件避免得分的均值得出洪水和地震的均值最高,分别为2.82和2.88,说明未成年认为这两类伤害事件是难以避免的,而烧伤、烫伤等伤害事件的得分较低,说明大多未成年人认为这两类事件其实是可以避免的。绑架、拐卖、猥亵等伤害事件的得分介于上两类中间。具体的各类多发伤害事件均值如下表所示:

表五:统计得出的多发伤害事件均值表

伤害事件

均值

伤害事件

均值

烧    伤

1.87

交通事故

2.07

烫    伤

1.90

运动伤害

2.19

火    伤

2.07

动物伤害

2.22

触    电

1.98

网络诈骗

1.87

煤气泄漏

1.97

网络色情

1.85

踩踏事件

2.03

网络骚扰

1.90

洪    水

2.82

绑    架

2.25

地    震

2.88

拐    卖

2.18

意外溺水

2.14

猥    亵

2.16

校园暴力

2.14

勒    索

2.19

(三)评估结论及解读

1.当前未成年人自护教育工作提升空间较大

通过对样本区的一线工作者的问卷调研,课题组得到了关于自护意识构建情况、自护能力培养情况,防范体系建设情况、自护效果这四个部分重要程度的数据资料。根据这组数据得到评估的一级指标的比重为0.77、0.09、0.12和0.02。然后根据层次分析法(AHP)和调研问卷,可以得到二级指标的权重,可以分别得出自护意识构建部分的未成年人自护意识、监护人自护意识、教育者自护意识的比重分别为0.683、0.117和0.2;自护能力培养部分未成年人自护能力、监护人自护能力、教育者自护能力的比重分别为0.726、0.172和0.102;防范体系建设部分制度法规建设情况、学习教育及防护情况、社会教育及防护情况、家庭教育及防护情况的比重分别为0.368、0.211、0.054和0.367;自护效果部分的家庭安全、校园安全、户外安全、网络安全、公共安全比重为0.102、0.283、0.433、0.039和0.143。然后根据学生问卷和一线工作者的问卷可得到二级指标的各单因素的判别矩阵,具体的二级指标评估得分如表六所示。

表六:评价指标体系及评价表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评价

优秀

较好

一般

较差

自护

意识

未成年人自护意识

0.10

0.20

0.34

0.18

0.18

监护人自护意识

0.25

0.41

0.32

0.02

0

教育者自护意识

0.39

0.40

0.20

0.01

0

自护

能力

未成年人自护能力

0.11

0.20

0.38

0.17

0.14

监护人自护能力

0.23

0.46

0.29

0.01

0.01

教育者自护能力

0.31

0.46

0.21

0.02

0

防范

体系

制度法规建设情况

0.11

0.25

0.37

0.16

0.11

学习教育及防护情况

0.14

0.17

0.35

0.24

0.10

社会教育及防护情况

0.27

0.36

0.31

0.04

0.02

家庭教育及防护情况

0.12

0.26

0.37

0.14

0.11

自护

效果

家庭安全

0.17

0.19

0.42

0.11

0.11

校园安全

0.24

0.13

0.40

0.13

0.10

户外安全

0.18

0.20

0.31

0.20

0.11

网络安全

0.22

0.32

0.34

0.10

0.02

公共安全

0.14

0.26

0.39

0.10

0.11

通过等级评判向量可知,自护意识构建得分为76.5分、自护能力培养得分为76.5分、防范体系建设得分75.4分、自护效果得分76.3分,以上得分均处于80~89分范围内,说明这四个方面的工作都做的较好,其中自护意识构建、自护能力培养工作的得分又低于防范体系建设工作与自护效果的得分,说明自护意识构建、自护能力培养工作有较大提高空间。最终的综合评估得分为76.3分。

2.当前未成年人自护教育评估的六点解读意见

以评估实际得分为依据,结合对调研数据及资料的分析,课题组认为对于评估结论可以作如下解读:(1)通过加强未成年人自护教育和自护能力培养,通过完善未成年人意外伤害防范体系建设,很多未成年人的意外伤害事件是可以避免的;(2)湖北省未成年自护教育现状总体情况堪忧,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3)留守儿童等家庭监护不到位的未成年人群体应成为重点关注群体;(4)应该从未成年人本身、家庭、学校、社会四个角度出发,根据多发伤害种类及概率以及可避免意外事件的种类来系统地建立和完善未成年人自护教育与未成年人保护体系;(5)在湖北省学校特别是公办学校未成年人的自护教育开展相对较好;家庭和社区次之。这与家长和社区工作人员的素质有关,说明未成年人自护水平与成年人自护水平呈正相关;对未成年人自护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从现在开始,与对成年人的自护教育形成联动,通过一代代人的努力,提升成年人自护水平从而带动未成年人自护水平的提升;(6)要将未成年人身心发展失衡作为一种伤害类别予以重点关注。

三、提升未成年人自护意识和能力的六项措施建议

面对当前未成年人意外伤害事件屡有发生的现状,课题组经过调研发现当前防范体系建设、自护效果得分相对较好,未成年人个体的自护意识构建、自护能力培养相对较弱。基于以上现实情况,课题组认为政府、社会、学校、家庭要共织未成年人安全防护网络,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学校和家庭无缝对接的未成年人自护教育机制,通过开发自护教育新媒体产品、建设实训基地等措施普及自护教育知识、巩固自护教育成果,在减少未成年人意外伤害概率的同时降低未成年人意外伤害中的二次伤害事件比例,具体措施如下:

措施一:加强自护教育大纲编制及自护教育产品开发。一是教育部门要组织专家编制未成年人自护分年龄分类教育大纲,并会同广电部门、卫生部门、公安部门等拍摄有关意外伤害预防、自护教育知识的短片在教育频道、少儿频道向广大未成年人播放;在新媒体方面开发含有意外伤害预防、自护教育知识的益智游戏供未成年人在玩中学习,制作自护教育宣传图片资料在校园和街道张贴,制作自护教育小手册向广大未成年人免费发放。二是按照教育部门编制的未成年人自护教育大纲编制自护教育教材,大力推进自护教育进课堂,通过开展自护教育授课比赛等举措推进未成年自护教育教师能力提升,同时对广大教师进行自护意识和能力提升方面的培训,将这两方面能力的提升作为教师业务培训的重要内容。进一步落实自护教育进校园活动,强化广大教师自护意识,加强广大教师急救知识培训,提升广大教师在处置未成年人意外伤害过程中的应对能力。                             

措施二:推进农村教师专项资助项目提升教师心理服务能力。一是教育主管部门通过设立专项项目,资助农村学校教师,多为农村学校培养、输送接受过系统教育的心理教师;二是通过举办培训、专题讲座的方式,提高全体教师的心理教育能力与水平;三是教育主管部门通过建立健全农村学校教师到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实训制度,使农村学校教师参与到心理咨询、团体辅导等心理咨询实践活动中,进一步强化与完善农村教师的心理咨询实务能力。

措施三: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自护教育主渠道作用推进中小学生自护教育。在中小学开设自护教育课堂和自护教育课程,积极培育未成年自护能力。一是针对不同年龄结构未成年人生理特点,进行自护教育知识普及;二是根据不同季节特点发布安全小贴士,引导未成年人远离危险;三是在校园里结合现有资源,定期开展防火演练、防踩踏演练、防地震演练等演练活动,引导未成年人合理避险;四是要重点加强女性未成年人的自护意识、自护能力建设,加强针对女性未成年人的性犯罪、暴力犯罪的预防与应对知识普及;五是建议在学校或利用家长会开设家长课堂,邀请公安民警、教育专家、急救专家等对教师、家长就未成年人常见意外伤害预防与救治进行授课,提升教师、家长对于未成年人意外伤害事件的救助能力;六是搭建起学校、家长之间的沟通桥梁,强化教师与家长对于未成年人意外伤害预防的沟通与联系,通过及时反馈学生在校、在家情况,营造合力育人氛围,尽量避免社会不良信息对于未成年人的侵袭。

措施四:继续大力推广法制教育进校园。一是继续大力推广治安民警担任学校法制副校长等有力举措,以讲授法制课、建立法律园地等为载体,运用案例教学法加强校园普法教育,使广大未成年人知法、懂法、守法,铲除校园犯罪滋生的土壤,提升未成年人法律意识,减少继而杜绝未成年人参与违法犯罪案件;二是继续加强警、校合作,通过在监狱、看守所等羁押场所建立校外专项社会实践基地,警示广大未成年人,降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发生率。

措施五:多渠道筹措资金建设自护教育体验中心。一是要加强自护教育体验中心建设,该体验中心由政府投资,利用节假日向未成年人免费开放,在体验中心内开设消防安全、交通安全、意外伤害、普法宣传、禁毒教育等方面的课程,通过角色扮演、实践体验等强化自护意识、普及自护知识、提升自护能力、巩固自护效果;二是要依托青少年宫、消防教育基地、普法教育基地、阳光家园等阵地,通过统筹规划,发挥各自优势,开展专项自护教育,努力多渠道打造自护教育平台。

措施六:整合多方资源构建社会化自护关爱体系。一是各级共青团组织、妇联、关工委等要组织预防未成年人意外伤害专业志愿服务。依托社会工作者和具备专业技能的团体和个人,以个人辅导和团体辅导相结合的方式,推进志愿服务队伍的专业化与精细化,协助有关部门开展治安巡逻、紧急救护、心理辅导等方面的志愿服务;二是基于留守儿童是未成年人意外伤害的多发群体,要继续抓实爱心妈妈、代理妈妈、结对帮扶等对留守儿童的志愿服务工作,构建完善的脆弱群体关爱体系,实现对留守儿童日常关爱和假期关爱两个方面的无缝对接,以弥补由于监护缺失造成的意外伤害。

团省委权益部 金鹏、吴哲敏、陈艳、孟芳兵、杨伶俐、刘  磊、武海龙

责任编辑:梅雯倩
相关新闻

热图

排行

《有戏》吴亦凡墨镜look骑机车亮相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可信网站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