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青湖北|要闻|专稿|视界|报料台|监督|楚评|金融|房产|汽车|旅游|健康|书画|教育|科技|娱乐|体育|校园
全家团聚抢红包 80后红包过半给了娃娃
发稿时间:2017-02-02 09:18:00 来源: 北京晚报
投稿邮箱:youthhb@qq.com
   

  “压岁压岁,压住邪祟。”发红包,一直是中国人过春节少不了的一项习俗。当95后都开始进入工作岗位,90后也加入了80后的队伍,成为鸡年春节发红包的主力。不同的是,80后的红包多是在线下给了晚辈,而90后更热衷于在朋友间用手机发个红包、图个乐。

  万元红包过半给娃娃

  “只出不进的红包,就是我现在的境地。”提起春节发红包,80后的杜小姐莫名就有一股压力。

  大年初五,回南方老家过年的杜小姐启程准备回北京了,算了算这个春节在老家的开支,红包和压岁钱依然是其中最大的一项。

  “长辈和晚辈的压岁钱是不能少的礼数。”除夕一大早,杜小姐就给爸爸妈妈各自包了一个2000元的大红包,除夕夜的晚上,她又给四位侄子、侄女都包了500元的“压岁钱”。接着,从初一到初四,她又接连拜访了几位好友,每家的孩子同样是500元的压岁钱。“谁让同龄人中就我还没娃了。”

  不算手机上兄弟姐妹间发着玩的微信红包,仅是正式包出去的现金红包,已经花去杜小姐8000元。“回到北京,还得看望几位大学好友,其中两个刚刚生了鸡年宝宝,怎么也得包500元。”杜小姐笑着说,1万元的红包中,过半都到了娃娃手里,这就是现在像她这么大岁数的人的共同境况,“除非有孩子,才能做到收支平衡。”

  800元红包乐和过年

  当95后开始进入工作岗位,今年春节回老家,90后的小凡也成为领了年终奖该发红包的人。不过,和80后的大表哥不同,小凡的红包主要是发给了弟弟妹妹和平辈的朋友。

  “除夕夜一见面,我就在手机上拉了一个群,面对面地给弟弟妹妹们发红包。”小凡得意洋洋地说,一个晚上,他发了4次“红包雨”,虽说就300元,却引得大伙儿非常开心。而且,在他的带动下,3位账户里没什么钱的哥哥也先后发了红包。

  当然,更多的红包是洒在了同学群里,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之间,你发一个,他发一个,互相图个乐和。“初步计算,我发出去800多块,收到红包700多块,基本是能平账的。”在90后的小凡眼中,发红包并不在乎金额大小,最重要的是让参与的人感受到快乐。

  直播平台加入红包雨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习惯网络发红包的方式,发红包的平台也从微博、微信扩大到各种直播平台。

  来自花椒直播的最新数据,截至1月30日,这个春节期间,花椒直播平台上共发出660万个红包,四天总金额达1.1亿元。在所有发红包的用户中,上海地区发出的红包数量占总红包数量15.6%,成为发红包数量最多的地区。广州以13.6%紧随其后,北京、浙江、江苏则分别是:8.5%、6.7%和4.2%,北上广占据前三名。

  网络红包到底是让年味儿变浓了还是变淡了?在知乎上,就有人发起了这样的讨论。一方认为:除夕夜,一大家子人由过去的围桌看春晚变成如今的低头抢红包,手指头戳到发麻不说,家人间的交流时间也被几元的红包给占据了。而另一方认为:线上红包并没有失去红包原来的意义,只是渠道变了而已,新一代人该有新的年味儿。(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

原标题:
责任编辑:李君
相关新闻

热图

排行

184.jpg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可信网站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